这个项目就是关注它们的演变过程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3-24 09:58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晶报:创造这个词会在现代城市语意里被表达成新建。有很多城市在发展过程中习惯用新的取代旧的。

晶报:今年有个重点项目叫“城市小于60”。为何您会用60岁作为城市的分界?研究目的是什么?

此外,我还想策划一个低收入住宅设计项目。因为深圳不缺酒店、机场这些现代建筑,缺少的是为低收入人群的设计。所以,双年展计划通过竞赛形式,号召设计师参加到低收入住宅的设计项目中来,把获奖作品按1:1的样板房做出来。

我希望双年展不仅能吸引专业人士的到来,还有更多深圳市民,甚至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参与。使双年展成为今年底城中最受欢迎的活动。

晶报:您曾是威尼斯双年展评委会主席。在本届深港双年展的项目描述中,我们看到威尼斯双年展的影子。类似“国家馆”那样设置新项目“深圳邀请展”。您是否觉得深圳双年展这个后起之秀,也应该循着威尼斯双年展的路子走?

瑞莱:你们都会比我更了解深圳。我所接到的任务书里,希望策划一个更国际化的展览。深港双年展应该像是威尼斯双年展、圣保罗双年展那样,把世界各地的作品都展示出来,同时把这个城市展示给世界。

瑞莱:“城市创造”的英文主题比较长:“cities create architecture,architecture creates cities”。也就是城市创造建筑,建筑创造城市,永无止境。王序给这个主题设计了一个logo,很形象,用两个环的形式把主题中的两句话串在一起,描绘了建筑与城市之间无止尽的互动关系。就像中国人说的“可持续发展”,但这个词语近些年被扭曲了,变成了所谓的“绿色产品”的商标。因此,“城市创造”是有前提的,只有理解和尊重相应的环境条件才可能实现。

瑞莱:有个彩绘城市项目。是两个荷兰艺术家,想把贫困地区的公共城市空间变成鼓舞人的艺术品,使之成为更适合居住的地方。他们在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开展了这个项目,让30多名当地年轻人在社区的墙上创作了1万平方米的艺术品。这些年轻人学会了团队合作,赚得了收入,一些人继续努力成为专业画家。我希望这个展项也能在深圳实现,首选可以是城中村,让社区的居民都参与进来。而且目前深圳正在筹办大运会,是否可以将这个想法融入到大运会的城市门面工程里呢?

瑞莱:是的。威尼斯双年展是个成熟的模式。由主展+国家馆组成,国家馆就是各国来策划内容。这样使得整个展览非常丰富。双年展需要来自世界不同的声音,需要多样性,把本地的与国际的内容放在一起。

瑞莱:建筑这个专业化的问题,的确有些不太好懂。除了学术研究之外,双年展也有一部分展览是让人们去参与的。比如我们请来了获得2010威尼斯双年展金奖的装置作品《再生——巴林王国》。这三间渔民小屋,从在巴林的海边原址移置到了展览之中。这三间小屋没有建筑师参与,而是由当地的渔民建的。这是与深圳有关联的。深圳也曾经是个小渔村,市民可以从中获得关于海洋文化的共同感受。

瑞莱:“城市创造”指的是一种循环,而不是替代。很多城市的发展模式是不断向外扩张,在城市边缘建新的cbd,城市变得越来越大。这种行为是很愚蠢的。政府应该有相应的规划来维护老城区,更新它们的基础设施。而不是丢掉旧的,再扩张、去建新的。最后导致城市越来越大,交通却越来越差等一系列问题。深圳虽然只有30年历史,就已经出现了新旧cbd,而我更喜欢罗湖老城区那很有生命力,绿色、繁华、成熟的社区。

瑞莱:60这个数字对中国人很重要,60年就是一代人。大于60年的城市都是老城,比如北京,城市上千岁了,而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很年轻。另有一类新兴城市则很有趣,像深圳,城市只有30岁,可是大多数居民都要比这个城市老。我们因此选择了1950年代以后兴建的6座城市作为标志性案例。这些城市都有自己的规划,都繁荣快速地向前发展。但是它们没有时间往回看,停下来总结反思过往的好与坏。这个项目就是关注它们的演变过程。

双年展这个形式起源于威尼斯,已有100多年历史,通过这样国际化的运作,如今威尼斯双年展已有100多个国家参展。深港双年展拥有一班了解中国和深圳的策展团队。我是否中国人,这不是最重要的。要知道,威尼斯双年展在它创办30年之后的历史里,再也没有用意大利人当策展人,策展人来自世界各地。深港双年展将来也该是这样的模式。